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生存还是淘汰?中介面临艰难抉择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9月11日 11:15

媒体的五大分类

(1)感觉媒体(PerceptionMedium):指直接作用于人的感觉器官,使人产生直接感觉的媒体。如引起听觉反应的声音,引起视觉反应的图像等。(2)表示媒体(representationMedium):指传输感觉媒体的中介媒体,即用于数据e799bee5baa6e59b9ee7ad9431333366303231交换的编码。如图像编码(JPEG、MPEG等)、文本编码(ASCII码、GB2312等)和声音编码等。(3)表现媒体(PresentationMedium):指进行信息输入和输出的媒体。如键盘、鼠标、扫描仪、话筒、摄像机等为输入媒体;显示器、打印机、喇叭等为输出媒体。(4)存储媒体(StorageMedium):指用于存储表示媒体的物理介质。如硬盘、软盘、磁盘、光盘、ROM及RAM等。(5)传输媒体(TransmissionMedium):指传输表示媒体的物理介质。如电缆、光缆等。

2020年04月28日 11:32

被“粉饰”的科大讯飞:净利润八成来自补助,20亿无形资产虚胖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界面新闻,记者|陶知闲,编辑|陈菲遐,钛媒体经授权发布。科大讯飞(002230.SZ)2019年年报已经公布,仅看数据,公司过去一年表现非常亮眼。但是亮眼背后却暴露出了不少问题。科大讯飞收到的政府补贴仍在攀升,占净利润比例越来越高。此外,科大讯飞营收具有很强的局域性特征,并未体现其全球化特性。长期来看,这些问题对于科大讯飞而言,是致命的。靠政府补助的净利润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营业收入100.79亿元,同比增长27.3%,归母净利润为8.1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1.12%。单看年报数据,似乎毫无破绽。但是细细剖开利润组成,不难发现科大讯飞净利润最大的增长点,其实是政府补助。数据显示,科大讯飞2019年收到政府补助4.45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2.26亿元增长96.9%,远超净利润的增幅。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公司收到递延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合计2.19亿元,如果加上政府补助的4.45亿元,2019年公司合计政府补助相关收益6.63亿元,占净利润的比例约为80.95%(未扣税)。图片来源:公司公告、界面研究部近几年,身披高科技外衣的科大讯飞对政府补助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政府补助(包括与政府补助相关的递延收益)合计占净利润比例由2016年的26.44%上升至如今的80.95%。公司已然成为一家补助型企业。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科大讯飞过度依靠政府补贴的弊端已经体现。财务数据显示,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的公司经营性应收款项占比常年保持高位。由于公司相对政府及大型企业而言议价能力较弱,长期以来被客户通过经营性应收款项的形式“砍价”,这一点通过近五年的经营性应收款项的高占比便可看出。2015年至2019年五个财报周期,科大讯飞平均经营性应收款项占营收比高达51.91%。换而言之,公司每1元的营收对应超过一半的“账款”。2019年,科大讯飞经营性应收款项更是创出了历史新高的53.08亿元。从增量看,2019年公司营收增长21.62亿元,经营性应收款项增长17.17亿元,占比高达79.42%。可以说公司2019年的营收增长换来的几乎全是“账”。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奇高的费用资本化率科大讯飞的净利润还通过费用资本化这一财技手段进行了“粉饰”。研发费用资本化率由企业自行决定,主要依据是这部分研发费用,最终能否成为无形资产,为公司带来利润。而研发费用资本化率的高低,也直接影响当年业绩。研发费用最后归结的科目有两个,一个是无形资产,即研发资本化,该会计手法不影响利润但使总资产增加;另一个是研发费用化,会影响利润但可以减少税收。一般来说,科技企业的研发资本化率在30%以内。界面新闻选取研发费用和科大讯飞相近的几家公司作为对比发现,科大讯飞费用资本化率远高于其他企业。长期将研发费用资本化的副作用便是无形资产奇高,企业“虚胖”。截止2019年,科大讯飞无形资产20.51亿,占净资产的17.48%,较2015年的6.5亿增长超过两倍。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科大讯飞的“虚胖”从现金流也可以得到佐证。公司2015年至2019年期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入合计38.57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出85.99亿元,两者合计净流出47.42亿元。同期,公司无形资产由期初的6.5亿上涨两倍至20.51亿;商誉由4.94亿上升126.92%至11.21亿。利用高科技企业的身份,科大讯飞成功将流出的资金转换为无形资产、商誉等“虚拟”资产。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科技含金量低科大讯飞的科技含量地域性明显。在销售区域上,科大讯飞并未体现其异于其他国际同行的优势,甚至稍逊一筹。2019年销售收入100.79亿元中,海外市场仅有0.83亿元,占比0.82%。在国内市场中,科大讯飞也存在过度依靠总部所在区域的现象。公司并未具体分类各业务来源省份,而是划归于区域。科大讯飞的总部位于安徽合肥,2015年安徽地区营收便已经远超6亿元,不难猜出公司将安徽业务归属于华东地区。公司所在地华东地区的销售额为54.01亿元,占比53.59%,超过总业务的一半。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科大讯飞去年重点发展的消费端录音笔业务,也面临挑战。2019年科大讯飞消费者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6.25亿元,同比增长43.99%;实现毛利17.08亿元,同比增长31.81%;消费者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5.96%,毛利占比达36.83%。作为消费者业务的重头戏,录音笔业务是科大讯飞打开C端客户的一把关键钥匙,而今年该业务暗存隐患。2020年2月搜狗正式发布其录音笔产品S1,目前已对科大讯飞构成威胁。以京东商城为例,科大讯飞销售的SR701旗舰版录音笔在销量、评价数量上都落后于新对手搜狗S1。科大讯飞管理层似乎也不看好公司前景。董事长刘庆峰自2019年9月底以来累计减持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4%,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38%。公布年报的同时,科大讯飞也公布了2020年的一季报。受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14.1亿元,同比下降28.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1亿元,同比下降229.02%。这也是近10年来科大讯飞的首个亏损季度。

2020年04月25日 11:46